鸭脖登陆安卓 > 鸭脖登陆安卓 >

世界足坛德比之南美:无论你是不是球迷都要看

来源: 未知 发布时间:2022-07-21 点击次数:

  今天,我们来到热情澎湃、激情满满的南美大陆,也将进入《世界足坛德比》系列的收官之篇。

  在这片由意大利人亚美利加-维斯普奇发现的“新”大陆上,有着浓重的欧洲痕迹,不仅影响了当地人的生活,也影响了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。而在这其中,同样深受欧洲影响的南美足球,也在这片多彩多姿的土地上生根发芽,以特有的风格矗立于世界之巅。

  说到南美足球,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巴西与阿根廷,这对宿敌有着个性鲜明的特点。巴西足球热情、奔放并充满了神奇的创造力,他们推崇攻势足球,漂亮足球,个人英雄主义更加受到球迷的欢迎。而阿根廷则融合了欧洲的严谨与南美的激情,团队至上始终是阿根廷足球所信奉的真理。

  那么,今天我们将用巴西、阿根廷和乌拉圭国内最火爆、最疯狂的德比,作为这个德比系列的收官之选,在了解疯狂的南美足球同时,也算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。

  放眼世界足坛,这两支球队的对决可能是最火爆、最疯狂、最激烈的德比大战。作为享誉世界足坛的两支超级豪强,这对来自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同城死敌,他们的争夺也几乎覆盖了整个阿根廷足球的历史。

  博卡青年队与河床队之间的对决,从来都不仅仅是一场简单的比赛。博卡青年代表着穷苦的平民阶层,他们也被称为“平民的球队”。而河床则代表着富有的上流社会,他们被称为“百万富翁的球队”,这两种鲜明且极致对立的关系,让这场百年德比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,而一旦充斥着这些足球以外的元素,那德比之战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2004年4月,英国报章观察家报将阿根廷德比列为“体育界死前必须做的50件事”,并指与阿根廷德比相比之下,苏格兰国家德比 (老字号德比,凯尔特人对格拉斯哥流浪者) 只是小学级的程度。

  2016年英国足球杂志FourFourTwo更视阿根廷德比为世界最大德比。

  每日电讯报亦于2016年评之为球会界最大德比,2017年每日镜报同列之为50大足球德比之首,超越西班牙国家德比皇马对巴塞罗那。

  对于两家球迷来说,河床是撒旦的化身,而博卡也戴着魔鬼的面具,每次两队的比赛都被球迷称之为朝圣日,无论球场内外,双方的球员与球迷都无所不用其极,目的只有一个,战胜对方,然后疯狂地庆祝以及嘲讽对方。而对于两支俱乐部来说,输给谁都没有问题,就是不能输给对方,一旦输球,等待他们的将是球迷们如火山般喷发的愤怒。

  虽然南美大陆受关注程度不如欧洲,各个方面也都无法与其比较,但无论从历史渊源、战绩对比、球迷对立和场面精彩程度来看,阿根廷德比都足以成为世界德比之首。如果有一天你去到布宜诺斯艾利斯,记住一定要去看一场阿根廷德比,无论你是不是球迷,是不是两队的支持者。

  如果你问一个博卡的球迷,他会告诉你:“我的家人与朋友中,没有人支持河床!”如果你去问一个河床的球迷,他也会告诉你,河床与博卡绝对不会存在友谊的。

  作为巴西足坛最著名的两支球队,格雷米奥与巴西国际同处阿雷格里港,与所有的同城球队一样,这两支球队的恩怨对决绝对算得上是巴西最火爆的德比大战。作为一个阿雷格里港人来说,从出生起就要做出一个终生的选择:是支持格雷米奥还是支持巴西国际。

  格雷米奥与巴西国际都位于南里奥格兰德州首府阿雷格里港,他们无论球队实力,还是球迷的数量,都非常势均力敌,他们还统治了高桥州的冠军锦标赛,所有95个冠军,两队加起来拿下了其中的80个,其中格雷米奥44次夺魁,巴西国际36度登顶。

  从俱乐部历史上来看格雷米奥资历要更老一些,他们由当地的富人阶层在1903年成立,正是他们,才让足球在巴西流行起来,但当时的格雷米奥只是一家私人俱乐部,只为有德国血统的人开放。所以在6年之后,为此大为恼火的意大利三兄弟恩里克、何塞和路易斯·波佩成立了国际俱乐部,一个从名字上就很轻视格雷米奥的同城对手。

  在接近一个世纪的对抗当中双方大部分时间都是势均力敌,当然,这种对抗早已超越了南里奥格兰德州乃至巴西全国。两支球队都获得过2次南美解放者杯冠军,而且巴西国际还是连续两年在南美称雄。在最近一次德比中,双方球员更是上演了全武行,总共有8名球员吃到红牌,将同城德比演绎到了极致。

  作为南美传统三强之一的乌拉圭,在世界足坛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他们不仅是第一届世界杯的冠军得主,也以2次夺冠与阿根廷并列。而在乌拉圭国内,民族与佩纳罗尔的对抗成了乌拉圭足球的代表。

  作为一个完美德比,你需要具备悠久的历史,巨大的影响力,长期的对抗性,传奇的球场,叛逃至对方的球员,以及那些永无休止的争吵、谩骂与嘲讽,而发生在乌拉圭首都的这对恩怨德比就同时具备了这些元素。

  关于这两家俱乐部谁历史更悠久的争吵一直都没有停止过,佩纳罗尔说自己由蒙得维的亚的英国铁路工人成立于1891年,当时还叫中央乌拉圭铁路板球俱乐部,直到1913正式更名为佩纳罗尔,球队主色调黑黄两色来源就是铁路上常见的标志及围栏颜色。乌拉圭民族足球俱乐部成立于1899年,民族队是全拉丁美洲第一个完全由本土居民组建的俱乐部,他们说自己才是南美大陆最古老的足球俱乐部。

  乌拉圭的国内联赛始于遥远的1900年,在之后112年的岁月当中两队加起来一共获得了其中的92次冠军,佩纳罗尔47次稍稍领先于同城死敌。在1932-1975这四十余年的时间内他们更是垄断了乌拉圭联赛的所有冠军,看清楚是所有的冠军。

  如果仅仅只是在国内称雄,民族和佩纳罗尔当然算不上强队,在南美解放者杯上这两支球队也有着优异的表现。佩纳罗尔5次登顶解放者杯(仅次于阿根廷的博卡和独立队),而乌拉圭民族也三度折桂(只不过最后一次是在1988年)。在乌拉圭国内,80%的人不是支持民族就是佩纳罗尔的粉丝。

  乌拉圭著名作家加莱亚诺的《足球往事》也有关于这两支球队的精彩描述:在蒙得维的亚,球迷们要么说我是民族队球迷,要么就说我是佩纳罗尔球迷。他们就是俱乐部本身,他们在感受、在感知,他们在呼吸,他们生活的每一个时刻都和俱乐部在一起。他们痛苦、狂喜、竞争。他还引用了民族队球迷的原话:“对我来说,不小心看到佩纳罗尔的球衣就会让我恶心。我要他们每次都输,即使是对外国俱乐部。”



http://www.sxsaide.com @2005-2021 鸭脖登陆安卓-鸭脖影视app-入口 版权所有